薛蛮子:在京都搞区块链的都是异乡人

leoxulin/2018-04-14/ 分类:深度/阅读:
2013年十一,还在看守所的薛蛮子因为要去肿瘤医院进行常规体检,坐车从东至西穿越大半个北京。车子驶过彩旗招展、灯红酒绿的长安街,也路过了他无比熟悉的天安门和金融街,但这些都与那时的他无关。“那一路上,我想了很多很多问题”他说。 ...

  薛蛮子

  2013年十一,还在看守所的薛蛮子因为要去肿瘤医院进行常规体检,坐车从东至西穿越大半个北京。车子驶过彩旗招展、灯红酒绿的长安街,也路过了他无比熟悉的天安门和金融街,但这些都与那时的他无关。“那一路上,我想了很多很多问题”他说。

  他接着说,“那时候我的癌症手术已经做完两年多,癌症治愈的时间节点是5年内不再复发。在车上,我设想了最差的情形:如果癌细胞已经拿下了我的五脏六腑,那我只有死了。”

  但一切并没有薛蛮子想的那么糟糕。一年后,在关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外围的采访中,薛蛮子问我。“你认为我的事情过去了吗?”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,时间可曾停过一刻。

  薛蛮子以前喜欢穿中山装、唐装,现在完全不在意了。他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还是非常高频的继续写着发着,但转发和评论都少了很多。他投资的一个创业者说,无论他写什么微博,都有人在他的微博评论区发很难听的评论,令他很生气。

  这种挫败的情绪显然击中了他,他甚至不惜以自黑的方式来摆脱诸种困扰。

  “至今有不少喷子对我百般讥讽骂我不绝,我竟然不以为意,仍然每天上微信、微博、今日头条。并不是我没心没肺,厚颜无耻,喜欢丢人现眼……我已无所顾虑,我就是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写这条微博的时候,他已经在京都住了好几个月。

  在京都,薛蛮子只是一个异乡人。

  京都本地的华人,几乎没有人认识薛蛮子;而长居京都的华人艺术家,也只有一部分人知道薛蛮子。“知道薛蛮子是个被媒体报道过的人,是个土豪。”篆刻家傅巍说,他是画家李庚的弟子,已长居京都18年。而李庚是薛蛮子的发小。

FN财经_区块链风向标
Copyright © 2007-2018 FN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